字号:

传奇职业背景故事 战士篇——春之落英

时间:2017-06-14 09:36:35 作者:苏无鸾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《玛法圣典•武之卷》中记载:引导战士手中武器的,是心灵而不是肌肉。只有真正的勇者,才能驾驭屠龙宝刀。

  《玛法圣典•武之卷》中记载:引导战士手中武器的,是心灵而不是肌肉。只有真正的勇者,才能驾驭屠龙宝刀。桃花终将凋零,而我也将屈服于死亡,但在那之前,让我先赢取胜利吧!

  【初七】

  桃花不是一朵花,桃花是一个女人。

  我和桃花都在桃源乡长大。

  在那片茂盛的桃林外,我们一起放牛牧羊,我习武,桃花织布,订婚的日子也很好记,就在桃花盛开的三月初七。

  谁料到新婚之夜,会接到龙城的征兵令——前线战况吃紧,必须尽快出发。

  新娘子尚未褪去少女的稚气,就要先为丈夫打点行装,我们在村外的小溪分别,纷纷飘落的桃花犹如情人的眼泪。

  我问她:“你不对我说‘不要走’么?”

  “再怎么求你,你还是一定会走。”

  “你不为我哭泣吗?”

  “就算我哭了,也不能留下你。”

  桃花的双眸清亮,仰起头来看人时有种让人心悸的水光,她顺着桃花林送了一程,又送一程。但果然没有一滴眼泪,同伴们都在催促了,我忍不住又驱马回到她身边:

  “我一定会回来的。”我低头允诺,“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。不管过多少年,我一定会回到你身旁!”

  桃花微微一笑:“传说中白龙神是掌管春天的神明,繁花都伴随着它的吐息而盛开,就在这桃花树下发誓吧!就像这年复一年盛放的桃花一样,我会一直等到你回来,永远不会改变。”

  人类和半兽人的战争,究竟从何而起,恐怕只有龙城中白发苍苍的史学家才记得。对于我们这种边陲村夫而言,这种仇恨是刻在骨髓里,与生俱来的。

  毒蛇山谷、西部沙漠、死亡雪山……数十年来,我们四处辗转作战,曾有几次路过家乡那一片桃林,有同伴揶揄道:不回去看看你的漂亮老婆,幸运老七?——那时我在雪山遇险,一人独抗三头白猪,幸而被武尊所救,并得他青眼成为亲传弟子——的确,我是够幸运的,但有谁知道我背后艰辛?

  我不能回去,敌情险恶,军纪如山,我为武尊亲传弟子,更不能有丝毫触犯。

  下一次吧,等打完这一场硬仗,或许明年战事平歇……

  那一次封印沃玛教主之战,最为惨烈,师尊大人在我眼前化为烈焰,甚至连交代的话都没留下。我,来自边陲小镇的一个普通战士,成为了新的武尊。

  从此之后,世上再无‘初七’这个名字,只有人们恭敬垂首,低唤一声‘武尊大人。’

  桃花,等我骑着战马,荣归故乡,你会怎么叫我?

  “初七你个死伢仔,怎么去了那么多年!“——想到你跳脚叫骂的样子,我忍不住微微笑起来。

  谁都没想到那一场激战会引发雪崩。

  当平静的雪原化为巨龙从山顶咆哮而下时,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如今三月,家乡的桃花该开了吧?

  【桃花】

  初七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,他的父亲曾是龙城的战士,殒身于沙巴克之役。所以初七从小苦练武艺,发誓为父报仇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,我也不清楚,人要是能说得清为什么会爱另一个人,世上也许就没这么多悲欢离合了。

  我知道他终有一天会走,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。

  我没有哭,所有人都以为我故作坚强,只有我知道,他最不忍心看见的,就是我的眼泪。

  我看见他挥手作别,鲜衣怒马,长枪若银。他走了那么远,又回马向我奔来——他说一定会回来,那时的笑容灿若星辰。

  他没说多久,我也不会问。但是不论多久,多远,桃花永远在这里等候。

  所以无论如何,请一定平安归来。

  你受伤了,我知道;你升职了,我也知道;你被武尊收为亲传弟子的消息,由龙城专派了报喜的车队,长长的贺礼从村头排到村尾。所有人都向我投来贺喜的目光,可我只在想:你一个人对付那么多妖怪,怕不怕,痛不痛?你的伤口有谁会仔细包扎?

  谁知道会遇见雪崩。

  他们带回来一把染血的大刀,说你陷落雪谷,生死未知。但是他们又说,武尊若死,他的力量将尽付与亲传弟子,而如今并没未察觉能力消散的迹象,让我安心等待。

  十年我都等了,再等十年,二十年,又怕什么呢?

  我洗净你的刀,打磨一如月光,夜夜枕它入眠,一如你在身旁。

  那场瘟疫来的突然,有人说是邪魔复生,为非作歹;也有人说是村外的死尸太多,导致病疫横行;更有人过分的说,是你的刀,那杀死沃玛教主的宝刀,说它带来了不详……

  我怎会允许他们毁了你唯一留给我的东西,只是我的初七,我也越来越虚弱,不仅担心守不住这把刀,甚至会守不住我对你的承诺……

  道尊大人为了疫病来访,她心地善良,温婉动人,我想若白龙神肯化为凡人,就应该是她那般模样。我凭着最后一丝意识扯住她的衣角,我想恳求她,用我全部能给与的东西来恳求她,让我能够看到你回来的那一天……

  【初七】

  龙神庇佑,我还活着。

  雪原底下是上古遗迹的洞穴,寒冰彻骨,漆黑如夜。我反复的发烧和发寒,仅仅靠着‘回去见你一面‘的信念,撑过漫长的时光。

  一年零二十七天,这是他们后来告诉我的日子,当我从地底挖洞,一步步踏上平原时,全身赤裸,毛发犹如裸猿。

  但是我还活着。

  我等不及回龙城叙职,甚至无礼打断道尊治疗的吟唱,抢过一匹快马就向南飞奔——桃花,我还活着,我要回来了!

  当时的我太惶急,没顾得上道尊欲言又止的目光。

  村口的桃花依然盛放,十里灿烂如霞,让我想起迎娶你的好时光。那一日树下的少年男女,言笑晏晏,相顾成双。

  一转眼竟是十二年。

  桃花正站在村口的桃树下,纷纷扬扬的花瓣落了她满身——她一点儿也没变,红裳如云,笑容娇俏,只是那双远眺的双眸里再没了潋滟水光——

  “邪魔带来的瘟疫,她是病情最重的一个。我也没有办法,对不起。”道尊悄然前来,声音轻如飘絮,“她求我动用了上古禁咒,说是要等你回来。”

  ——就在这桃花树下发誓吧!就像这年复一年盛放的桃花一样,我会一直等到你回来,永远不会改变。——

  突如其来的锐痛直袭心肺,那一日我哭干了毕生所有的眼泪——

  今生今世,我再不看桃花。

  【桃花】

  初七,我的爱,我生命中唯一的阳光。

  他们说你没有死,我知道这并不是善意的谎言,若是你已经死去,那我的心早就碎裂成灰,不会如现在这般,只要想起你的名字,就泛起甜蜜的痛楚。

  可是我活不了多久了,瘟疫造成的死状,我不说,你也明白。

  道尊大人说有上古的禁术,能抽取人的灵魂化为傀儡,这样便能不腐不死,守住我的诺言等你归来。

  初七,我的爱,无论如何,请你平安归来。我会在这里等你。

  一直一直的。

  龙神为证,就像这年复一年盛放的桃花一样,就算生命到了尽头,我也会化成花朵等你归来。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传奇永恒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