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原创小说 七武器传说 屠龙宝刀的传说(一)

时间:2017-03-20 09:14:29 作者:苏无鸾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玛法大陆极西之处,有着被称为大陆明珠的苍月岛。岛如弯月,被四周苍海拥抱,远远望去宛如一轮明月在海上漂浮。

(1)

西极有苍海,海上升明月。

玛法大陆极西之处,有着被称为大陆明珠的苍月岛。岛如弯月,被四周苍海拥抱,远远望去宛如一轮明月在海上漂浮。

离苍月岛不远的海域中,有一处巨大的海眼,漩涡宽大百丈,巨大的吸引力可以吞噬万物。这海眼被苍月岛人奉为圣地,传闻最早的岛民便是从此走出,在大地上定居。

此时,夜麟影狐正独立在海眼深处,她的长发高高束起,铁钻击打下,一把长刀缓缓现形。每个铸剑谷人都有一个命中注定的时刻,在这个时刻,他将会打造出他一生中最杰出的作品。此时此刻,影狐知道她命中注定的那个时刻到了。

海底涌来的丝丝寒气,不停冲击着影狐。她的嘴唇早已发紫,发丝凝结成条条冰晶,而她仍全神贯注的击打着。当盛夏满月的光辉渐渐盖住整个漩涡时,她探手在腰间的宝盒上一拨,古朴的卷轴从盒中滑出,悬浮在半空。影狐取出小银锤和凿子,将卷轴平铺在刀面上,满月的光辉和海眼深处的冰寒之气在刀上交融,随着银锤敲击,美丽的花纹和符咒在刀背上慢慢现形。

当卷轴上的符咒全部褪去,如有生命一般附在刀背上之后。影狐从紧贴心口的小皮囊中取出一支金匣。其中装着她家传的宝物:上古巨龙遗骸的晶粒。她深吸一口气,打开匣子,惊叹于龙骨晶粒的宛如钻石尘一般的璀璨,而这,也是对她铸造技艺的最后一个考验。

当影狐专注于铸刀时,她并没注意到漩涡之外不远的海域,有一叶扁舟在随波摇曳。夜龙尊举杯浅酌,一双琥珀色深邃的眼睛,只盯着影狐一人。偶尔有几只不长眼的海怪游弋,还未等靠近,早被夜龙尊打得灰飞烟灭。他也看到那装着龙骨的匣子,知道友人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。

满月已经到达了夜空的最高点,影狐扬起龙骨晶粒洒向空中,同时吟唱铸剑谷古老的咒语。兵器力量的大小,看它能吸附的龙骨晶粒多少而确定。随着咒语的吟咏,影狐越来越疲惫,当最后一个字从她口中吐出时,她也随之向漩涡深处栽倒。

几乎是同时,夜龙尊已扔了酒杯跃入海眼,长袖一卷,带着影狐和刚铸好的刀回到扁舟上,而此时酒杯刚刚落水。

他凝视着因脱力而昏睡过去的影狐,她并不算美,身段娇小,眉目清浅。只是那一双被长长睫毛遮住的眼睛,睁开时如火焰般张扬,从很久以前开始,就拨动了他的心弦。此刻他更是由衷地为她高兴:

今日是影狐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刻。纵使影狐自己没看到,那一瞬间大刀因充满力量而发光,吸引了如雨而下的龙骨晶粒。

没有任何一粒发光的晶粒逃过了影狐的召唤。

(2)

玛法大陆的最北面,是延绵千里的雪山。冰雪犹如多变的少女,寒风在山谷间盘旋,刀刀割肉;而雪花融化在脸庞上,又轻柔地如一个没说出口的吻。

坐落在雪山脚下的风雪镇,是人类在大陆北面最远的控制点。谁也不知道雪山的另一侧是什么,传说中有通体赤红的恶龙,也有高大数丈的巨人,那里寸草不生,恶鬼游荡,又被称为‘末世之狱’。

新月如钩,满负装备的五龙卫兵团不知疲累的向前行军,他们已经做好了决战的准备,有些人背着沉重的包袱,其他人则是扛着巨大木柱。虽然他们大半个晚上和早晨都未曾停歇,但一到了目的地又马上开始工作。武尊决心要尽快部置,推测半兽人溃逃可能经过的路线。

影刺手下的侦察兵被派到山边的高点和平原。剩下的人准备好了袭击的地方。有一组人去挖绊人的壕沟,其他人则是把木柱重组成投射器。狂羽麾下最好的弓箭手们在雪丘后移动,寻找最有利的位置。

那一天稍晚,当夕阳的下缘已经沉入了地平线,一个哨兵宣称他看到东南方的远处起了一阵尘雾,不久后另一个哨兵从雪原回来报告,有数百名牛头人、几个火焰沃玛、还有二十多个猪卫正全速向雪山前进,他们的领队,正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赤月恶魔。

武尊用旗帜和手势指挥众人,让他们躲在约定好的位置,战士和弓手们最后一次检查武器,而道士和法师则在心中默默准备咒语,武尊最后一个躲入掩体中,并用法术在洞口布下一层新雪。

这一次,他们要先下手为强。

(3)

影狐和夜龙尊的马都已经极度疲累,而马上的两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。离雪山越近,越觉得寒气逼人,若不是夜龙尊强迫影狐穿上他厚实的金浣鼠皮袍,她或许已经扛不住这入骨的寒风。怀中的大刀似乎回应着雪山的呼唤,冰寒之气如雾一般扩散出来,影狐忍不住咯咯打颤。

“刀给我。”夜龙尊伸手,重复到,“极寒之阴是你承受不了的。”

“不。”影狐紧咬着嘴唇,不论何时她这般倔强,而夜龙尊爱的也正是她这一点。他只能再次催动法力,让源源不绝的热力透过空气,尽可能的涵盖在影狐周围。马蹄翻飞,湛蓝色巨大的雪山,已经在他们面前缓缓显出轮廓。

“就到这里吧,请你不必再送了。”影狐停下脚步,目光中带着感激和拒绝,“明宫和五龙卫势同水火,你不爱管这些俗事,我也不想让你为难。”

呯的一声,信号弹在天空中炸开。“开战了,”影狐失声叫道,脸色越发惨白,“我……还是来迟了?”

夜龙尊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的友人:“不,才刚刚开始。我知道这里有一条近路,跟我来。”他打马当先,指引着同伴在雪坑和岩洞间安全的路径上飞驰。虽然他已经在女剑师身边守护多年,但从未表露过自己的心意。她为了武尊而去深海铸刀,如今又不顾性命的来到前线,只不过是要将铸好的刀,亲手交给武尊。

世间的情感也岂非正是如此,为喜欢的人付出一切,欢喜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去衡量值不值得。

(4)

落日,给雪山染上了一层熔金般的颜色。数以百计的半兽人,列队向雪山进发。虎卫和鹰卫的多次突袭,已经让他们损失惨重,疲乏至极。连象征着死亡的雪山也无法再引起他们的恐惧。只有在首领鞭子的抽打下,前进,再前进。

半兽人的数量比武尊想象的要多,士兵们都几乎一夜未眠,但他们还是保持警戒,渴望为死去的同胞们复仇。当第一只牛头人走上雪坡时什么都没发生,只有赤月恶魔从他的巨大的轮车上抬起头,疑惑地嗅嗅四周,他的肩膀和胸口都中了一箭,带着魔力的鹰卫之箭,这让他完全无法恢复,也无法使用他那强大的令人可怕的窥测之力。当列队最后的火焰沃玛也飞入攻击范围内时,人类的军团发动总攻。

圣战的手下最先出动,巨斧、阔剑以及双手剑齐飞,对着身边的目标乱砍。半兽人的身高在人类的一倍到一倍半以上,所以他们常用的策略是对付下半身——砍断膝盖后面的肌肉和筋,或用锤子对膝盖狠狠锤下去。

武尊大斧一挥就砍倒了一个牛头人,然而他刚转身,就发现自己面对另一只猪卫的獠牙,没时间闪避,他直接抛出巨斧:“裂!”猪卫的眼睛蠢笨地跟着飞斧,武尊一记野蛮冲撞打在它的小腹,斧子落下劈中猪卫的肩膀,它甚至来不及哀嚎就呯然倒地,武尊接住落下的斧头冲进法术的黑暗中。

半兽人们大吃一惊,其中很多已经倒在地上哀嚎了,法师和道士们在山谷间释放法术,绚丽的光芒点燃了整座雪谷,弓手从隐藏处跳出来,箭如雨下,然后他们丢下弓,和刺客们一起冲下山去。战士们也翻身上马,往回冲进战局。半兽人们没有机会重新整队,当它们举起武器的时候,他们的队形已经毁灭了。

由八个半兽人抬起的巨大轮车幡然落地,负伤的赤月恶魔嚎叫着,阴沉木的轮子压断他的翅膀,它在巨大的痛楚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,然而那吼声也然而止,武尊冰冷的斧尖已经指向他的喉头。

“恶魔,死亡都不足以洗刷你的罪孽!”巨斧挥下,丑陋的头颅高高抛起,腥臭味弥漫开来。教唆半兽人三大教联合进攻人类,作恶多端的赤月恶魔,终于在这一刻获得它的审判。

“胜了,我们终于胜了!”圣战一跃三尺高,和道尊击掌相庆,法神和狂羽拥抱在一起,宛如孪生姐妹,就连平素冷静自持的影刺,也忍不住微微牵起嘴角。热烈的人群中,只有武尊感知到一小团黑雾,动作迅疾地从赤月恶魔的躯体中逃逸。

恶魔是永生不死的生物,刀斧都不能给他们带来致命的打击,那丑恶的灵魂一旦逃逸,百年或是千年,终会复生,玛法大陆上的人类,何时才能获得永恒的安宁?

“人类,这一刻不是终点,绝不。”针刺般的话语,在武尊脑海中浮现,然后就是一阵斯里歇底的大笑。面对欢呼的人群,武尊的心沉了下去。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传奇永恒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